熱點 | 這期的《樂隊的夏天》,讓你眼前一亮了嗎?

精選好文 2019-6-28 00:00   閱讀數:1705

1555654286688215.gif

(本文來源:公眾號“Soundlibrary聲音圖書館”;作者:天楓巫師)


 


截至上周六為止,《樂隊的夏天》已經播出三期,完成了節目組第一階段的“比賽”,十六支樂隊入圍(下圖中的樂隊外加Mr.WooHoo)。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224.jpg 

就這三期的節目效果來看,《樂隊的夏天》的整個制作組還是相當用心的。雖然有一些瑕不掩瑜的缺,但是總體來說仍舊具有相當不錯的可觀賞性和公正性。節目組的用意,也許并不是想要辦一場大型的樂隊比賽,相反的,他們頗為用心良苦地在向廣大觀眾們安利各式各樣不同風格的樂隊音樂,順便做了許多音樂科普工作。(下圖只能算失誤吧,事實上看這節目的人又有誰能分辨不出鮑勃·迪倫和鮑勃·馬利呢?)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238.jpg 

而今天呢,我們的內容主要是想要對于那些被選入下一階段的樂隊進行一次簡單的梳理,也以此來對節目做一下總結。為了便于厘清思路,我們并沒有按照風格來給他們分類,而是根據樂隊的歷史地位和年齡來做了整理。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243.jpg 

老資歷的殿堂級樂隊

 

面孔樂隊——是那種只要站在臺上就一定會有人買賬的樂隊,因為他們成立夠早。就如高曉松說的那樣,看見他們就想起那個光芒萬丈的年代。面孔確實有這樣的能力,《夢》的前奏一起來,我就感覺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哪怕他們成立三十周年,只有一張正式專輯與一張去年發行的EP,他們依然配得上殿堂級樂隊這個稱號。可以說,他們在這個節目中的作用就是用來代表中國搖滾的源頭。

 

聽完他們的新EP發現他們的音樂風格從未改變,仍然是主流重金屬與抒情搖滾,據說面孔最新的全長專輯快要發行了,期待一下。 而他們站在這個舞臺上,可以說已經為這個節目做了背書——他們是中國搖滾樂發源時代的注腳,而搖滾樂的新時代,也許會從這個舞臺以及舞臺上的這些人開始。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248.jpg 

高人氣的情懷樂隊

 

新褲子、痛仰、反光鏡以及旺福。這幾支成立了20年以上的老樂隊,相信除了來自臺灣的旺福以外,其它樂隊對于全國的搖滾迷們都非常熟悉,他們只要亮相,就必然是各大音樂節的壓軸陣容,而Livehouse中只要有他們,那一定是滿座。他們歷經過中國搖滾最困難的時期,也曾因為音樂風格的變遷而被一些人詬病過。最后都堅持了下來,并越來越好,現在稱他們為當今中國搖滾的頂級樂隊也不為過。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252.jpg 

而來自臺灣的旺福則比較特殊。對于大部分的大陸普通樂迷來說,這是一個不算熟悉的名字,筆者也孤陋寡聞,此前并沒有聽過他們的歌。然而從第一期開始就發現,他們深受很多樂隊的尊敬,有的人甚至說是聽著他們的歌曲長大的。第三期的節目中,旺福揭開廬山真面目,并帶來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感受。樂隊主創兼吉他手姚浚民介紹說,這個樂隊最開始是想玩Nirvana那種Grunge風格的,但很明顯失敗了。看似戲謔的話語中其實包含了一絲無奈。

 

不過還好,他們改變的風格獲得了成功。盡管節目中表演的歌曲并非最完美,以我的主觀視角來看,這首歌顯得太簡單了。但后面姚浚民和鼓手的SOLO反而令我眼前一亮,讓我可以期待他們接下來的表演。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257.jpg 

四平八穩的中堅力量樂隊

 

這個類別的樂隊就很多了,而這些樂隊的音樂風格也很多樣——海龜先生是雷鬼;盤尼西林是英式;皇后皮箱是迷幻;猴子軍團是新金屬;刺猬在我眼中應該算比較自省的后朋克;黑撒是有陜西方言的,說唱搖滾都有,音樂元素比較融合繁多;旅行團是參雜一些英式的流行搖滾;南無也是很有中國特色的樂隊,有人說他們像二手玫瑰。

 

他們代表了當今國內搖滾樂聽眾的主流審美和價值取向——輕松浪漫的,旋律出彩的,或是有些復古的,律動感強烈的,可以抒發內心情感的,以及接近生活有中國特色的。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302.jpg 

眼前一亮的黑馬樂隊

 

整個晉級的陣容中有兩支黑馬樂隊,Click#15是以Funk音樂為主,很注重節奏律動感;九連真人則是一支以方言演唱詮釋生活的中國特色的樂隊。他們的出現讓我們看到了中國樂隊的開拓和希望。九連真人最出彩的地方在于歌曲的編配,小號盡管不是大段的SOLO卻令人印象非常深刻。但凡用小號或者嗩吶的樂隊真的不想出的彩都不行啊(參照萬青和假假條)。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307.jpg 

其實在所有的晉級樂隊中,有一支非常非常特別的,就是在最后的兩兩對戰中最終勝出的Mr.WooHoo。他們的主唱Matzka瑪斯卡其實早就多次斬獲臺灣金曲獎,但是對于大陸觀眾來說,他們確實是陌生的面孔。他們第一輪出局非常令人意外,也許是因為歌曲的選擇問題,也許是因為大眾的不熟悉,所以盡管獲得了“大樂迷”非常高的評價卻僅僅獲得了110票的成績。

 

所以,當他們在復活環節中高票勝出的時候,他們贏在自己穩定的專業性、豐富的舞臺經驗和變幻多端的技巧上。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313.jpg

 

而那些被節目賽制“淘汰”的樂隊,拋開那支用來作陪襯的男團“樂隊”,其它樂隊也是非常優秀的,但是被淘汰,有些是因為臨場發揮失誤,有些因為曲高和寡,有些因為太過迎合市場無特點,還有一些則是同質化嚴重了一些。整體來看,晉級的16支樂隊其實仍舊在主流聽眾的審美范疇內,偏向于流暢與旋律化,即便是諸如Click#15這樣略顯“出格”的樂隊也仍然選擇了以旋律取勝的作品。

 

頗有一些樂迷對節目中極端風格的缺席表示了不滿,但是當搖滾樂想要嘗試面對主流市場的時候,就必然要有所取舍,而大眾偏向旋律的欣賞習慣短時間內并不會有所轉變(何況在節目中醒山樂隊是真的崩了)。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318.jpg 

《樂隊的夏天》這個節目下一階段的表現會如何,我暫時不得而知,因此我也很難對這個節目可能給搖滾圈帶來的影響下定結論。從我個人角度來說,現在還是對下一階段的比賽挺期待的。而中國搖滾的主流之路,任重而道遠;這不僅僅是針對大眾的欣賞習慣來說,也是針對搖滾樂隊的心態,風格,以及想要拼搏的目標而言的。

 


編輯:小楽


微信圖片_20190625160847.png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足彩进球彩彩金